加拿大航空增购15架空客A220飞机 总订单数达到60架-航空公司_网易订阅

加拿大航空增购15架空客A220飞机 总订单数达到60架|航空公司_网易订阅
民航资源网2022年11月2日消息:加拿大航空日前确认增购15架空客A220-300飞机,将其所订购的A220飞机总数从45架增加至60架。自2020年1月首架飞机投入运营以来,目前,加拿大航空在其横贯大陆以及前往美国和拉丁美洲的航线网络中运营着超过30架A220。加拿大航空的空客机队规模超过125架,包括78架A320系列飞机、16架A330系列飞机和31架A220-300飞机。他们还订购了10架超远程型A321XLR飞机。加拿大航空于2019年12月接收其首架A220-300飞机,是北美首家运营这款机型的航空公司。空客A220飞机是专为100至150座级市场设计制造的机型,拥有先进的空气动力学设计、先进材料和普惠新一代GTF发动机。作为同级别飞机中环保表现更为优异的机型,与上一代飞机相比,A220飞机的噪声印迹减少50%,平均每座燃油消耗降低25%,氮氧化物排放量比行业标准低50%。A220每位乘客的头顶储物空间增加了20%,并且拥有同级别飞机中更宽敞的座椅和更大的舷窗,能够为旅行者提供极佳的舒适体验。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20架A220飞机交付来自四大洲的16家航空公司,已运载全球超过7000万人次乘客。A220机队目前执飞全球800多条航线和325个目的地,是航空公司在区域和长距离航线上高效运载乘客的可靠选择。截至2022年9月底,超过25家客户已订购了770多架A220飞机,确立了其在小型单通道飞机市场的优势地位。

长子县大辛庄村:胡萝卜成百姓致富“红金条”

长子县大辛庄村:胡萝卜成百姓致富“红金条”
黄河新闻网长治讯(记者张瑜 实习记者张汉邦)金秋时节好风光,瓜果满园粮满仓。近日,位于长子县鲍店镇大辛庄村的800亩胡萝卜迎来采收旺季,一垄垄绿油油的胡萝卜苗,在田间绵延铺展交织成一张碧绿的地毯,拔出的胡萝卜娇红耀眼,描绘出一幅丰收好年景的美丽画卷。在轰隆隆的机车声中,采收机在田间快速地来回穿梭,将胡萝卜从土里翻涌而出,村民们有序地将萝卜捡拾装袋、搬运上车,到处一片繁忙景象。而此时,在村口安置的胡萝卜自动化清洗加工线也忙得不亦乐乎,村民们站在传送带两旁,快速地对胡萝卜大小、形状、颜色、瑕疵等进行品质分选,并进行装袋,这些胡萝卜将运往湖南、湖北等地进行销售。据了解 ,今年大辛庄村胡萝卜的产量约每亩一万斤,以每斤0.45元的价格被客商订购。该村采取“两年三种”模式,即马铃薯—小麦—胡萝卜,带来的经济收益是传统种植玉米收入的三倍,并且带动了周边村子的不少农户加入,大大增加了收入。

沙特警告美国:伊朗要打击沙特伊拉克境内目标_网易订阅

沙特警告美国:伊朗要打击沙特伊拉克境内目标_网易订阅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据路透社,《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11月1日报道,沙特阿拉伯已向美国发出警告,称伊朗即将对该国和伊拉克境内的目标发动袭击,美军目前已处于高度戒备状态。 对于这一消息,11月1日晚些时候,五角大楼新闻秘书莱德说,他不会谈论具体的部队部署问题,但美国官员“仍然对该地区的威胁局势感到担忧”,但他没有任何额外的信息可以提供。 报道截图 伊朗的“征服者”系列弹道导弹 图源:社交媒体 沙特和美国官员对《华尔街日报》说,沙特与华盛顿分享了情报,显示危险加剧,导致沙特阿拉伯、美国和其他邻国提高了军事力量的警戒级别。 莱德对记者说:“我们与沙特的合作伙伴保持定期联系,了解他们在这方面可能提供的信息。但我们之前说过,我要重申的是,无论我们的部队在哪里服役,无论是在伊拉克还是在其他地方,我们都将保留保护和保卫自己的权利。” 被问及沙特在过去几天是否向美国提供了任何会引起担忧的东西时,莱德说,他没有任何额外的信息可以提供。他说:“我们继续定期沟通,就这样吧。” 报道称,美国军队目前在沙特阿拉伯和伊拉克帮助训练、提供咨询和保护,以抵御来自伊朗支持的武装分子的袭击。 伊朗在上周遭遇恐怖袭击。据伊通社等媒体报道,当地时间10月26日17时45分左右,有枪手在伊朗法尔斯省设拉子市什叶派圣地“灯王之墓”(Shah Cheragh)向人群开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宣布对此次袭击负责。据官方消息,袭击已造成15人死亡,40多人受伤。 同日晚,伊朗总统莱希向在设拉子遇难的伊朗民众及其家属致以哀悼。莱希表示,这是恐怖分子在伊朗犯下另一桩令人发指的罪行,伊朗将“严厉回应”。值得一提的是,当地时间11月2日,有人发现,伊朗“圣城”库姆的贾姆卡兰清真寺的穹顶上升起了一面血色旗帜。伊朗上次升起这一旗帜是在苏莱曼尼死亡以后。 今年以来,伊朗周边局势持续紧张。伊朗对伊拉克库尔德人自治区进行了多次越境攻击。 伊朗革命卫队陆军指挥官萨达尔·帕克普尔9月28日在接受采访时证实,伊朗武装力量过去几天里已经向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分离武装据点”发射了73枚弹道导弹,打击了42个“恐怖分子”的阵地和目标,其中一些目标距离在400里以上。 帕克普尔警告称,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要作出决定,“伊朗将继续采取行动直到这些在北部地区筑巢的团伙全部解除武装”。伊朗革命卫队在国家电视台宣读的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将坚定不移地继续采取行动,直到威胁被有效击退,‘恐怖组织’的基地被拆除,库尔德地区当局需要承担起他们的义务和责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写】十万人告别华强北:“一张脸”值70万的故事结束了-背包客-水货-档口-深圳_网易订阅

【特写】十万人告别华强北:“一张脸”值70万的故事结束了|背包客|水货|档口|深圳_网易订阅
记者 | 陆柯言编辑 | 文姝琪阿强在华强北做了六年背包客。两个月以前,他这张脸在华强北值七十万,但现在“已经一文不值”。他退了市区的房,辞退了几个小弟,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七十万是他在华强北的“信用额度”。他可以在各个档口拿走价值近百万的货,不需要留欠条,也不用押身份证,等到货周转出去了再回款。这听上去是一桩高风险生意,但只要有信誉、和档口老板熟,一张脸就能值这么多钱。在华强北,这个额度象征着能力和人脉。许多背包客、企业采购,都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欠款信用额度。但一旦政策的风向改变,这些数目会在一夜之间变成零,甚至负数。没有人再给自己放款了。阿强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清楚地知道,背包客的冬天来了。资料图背包客也叫“倒爷”,他们的工作是在华强北找成色好的靓机(二手手机),再通过各种渠道卖出去,从中赚差价。每到下午四五点钟,华强北一带背着各色背包、游走在各大通讯市场和档口老板议价拿货的人,就是典型的背包客。靓机里最好卖的是iPhone,尤其是几年前市场上最火的美版、港版等外版机型。由于避税和境内外定价差别,这些手机比苹果官网价便宜上千元,是绝佳的倒手买卖。深圳华发南路的飞扬时代大厦曾是最大的水货集散地,这里流传着不少背包客的暴富故事。他们大多数没有学历、家底,但却幸运地踩在了风口上。行情好的时候,一天可以赚几万块,年不入百万都排不上号。和那些档口老板一样,他们的豪车塞满了华强北的地下车库。但背包客的货源却游走在危险边缘。得益于深圳的地理位置,许多水货客会为了避免关税,利用各种走私途径把货从香港运到深圳,从一个个档口流入背包客之手,这就是外版机的来源。大厦的倾颓在一夜之间。据深圳市口岸办消息,深圳市近期对走私违法犯罪行为开展全方位、全链条严厉打击。这次行动加大了对无合法来源进口商品打击力度,严查进货渠道或快递物品来源,严厉查处销售无合法来源进口物品等行为。“没有货卖,直接把背包客捶死了,整个华强北都在搬家。”阿强说。查货风波叠加疫情封控,很多人收入骤降,把家搬到了租金更低的深圳市郊,有些人直接搬回了老家。他还没想好回家之后要做什么。华强北流传着一个数据,前前后后来过这里的背包客有十万。十万年轻人曾经在这里做过一夜暴富的美梦,体验了一把飞黄腾达,直到梦醒的这天。“没见过这种生意,第一天就能赚到钱”“做背包客嘛,聪明、勤奋、嘴甜,这些都不需要。你只要能找到客源,你就知道钱有多好赚。”背包客有三种形态。个人玩家、两三人组成的工作室,和五人以上的团队,后两者有不同的人负责回收、测机、维修和发货。在华强北形形色色的生意中,背包客是最容易入行的,一些背包客甚至不需要囤货,只要去市场拿客户指定的机型,也基本不会亏钱。惠州人观龙体验过那种感觉。他14岁辍学后在酒吧里打碟。2015年,他在华强北买了一部美版有锁的iPhone,比官网价便宜1500块,朋友们看到了都让他代购。他发现,做这行似乎比DJ更容易赚钱。那段时间,他连续三个月坐地铁往返深圳惠州,一天赚一千块,后来索性搬到了华强北,正式成为一名背包客。在价格信息不透明的年代,华强北水货iPhone的走俏程度难以想象。观龙几乎不需要费劲去宣传,就有源源不断的客户为低价找他买手机。不到四年的时间,他赚了几百万,最赚钱的时候,一天就能净赚几万块,比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还要高。卖出一台靓机的流程很简单。拿到一台手机后,先看外观、检测基本功能,再查看有无拆修过的痕迹,这个过程中手机的估价会随着缺陷不断往下掉。二十分钟后,一台手机的新估价就诞生了。如果手机基本完好,做好清洁和打包后,就可以马上发货。刚成年就被一大笔财富砸中,观龙形容那种感觉是“懵的”。他在20岁那年买下一台奔驰CAL200,后来这台车又换成了丰田皇冠、宝马5系、保时捷卡宴和小鹏。和别人起冲突时,他直接甩下一句话:“你一个月赚多少钱?给多少钱能让你闭嘴?”华强北的暴富故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鸿漾科技创始人大帅也是背包客出身,刚来华强北的2010年,恰逢iPhone4横空出世,一举把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挤出了华强北的柜台。在风口上,大帅也跟着小小地飞起来过。华强北曾有过太多的暴富故事他记得,在互联网还没那么发达的时候,脑子转得快的同行就已经开始玩转论坛。他们只需要每天准点更新最新的市场报价,就能收揽源源不断的外地客户。逢年过节时,一天能发几百台机器,单日利润就高达几万块。靠着这种模式,大帅们实现了财富的原始积累。现在时兴的私域,也是他们玩剩下的东西。2014年前后,微信加粉工具流行起来,只要付费购买,一天就能加好几千人,可以加到手软。利用微信的好友矩阵,背包客们找到了一条极为便利的销售渠道,至今仍是这个群体最常见的卖货模式。“你就坐在那儿,不用动,招两个人来加人就行了。”好时光一直延续到2020年上半年。从国外辞掉工作的陈枫也来华强北干背包客。到这里的第一天,他找了个档口买AirPods,又顺便拍了条视频发抖音,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买。一单净利80,他赚了500块。 他以前在国外卖房,赚钱赚到手软,团队一年能挥霍七千万。但华强北还是让他咋舌,“没见过这种生意,第一天就能赚到钱。” 背包客里各色的人都有。阿强说,赚了钱以后,有人会买大Logo的皮带、脖子上套金链子、回到村里甚至还要挨家发红包,但更多人选择低调,像典型的广东老板,穿人字拖和大短裤。“还是低调点好,因为在华强北赚的钱迟早都会还回去。”华强北的钱,不叫钱做手机最容易入行的就是倒手的买卖,但人人都知道,不能永远停留在这一步。背包客都是夜行动物。外版机到货和档口上货一般在傍晚,背包客就在这个时候出发市场收机。收完机器后要当场测机、拍摄,发货,一套流程下来已经过凌晨十二点。凌晨十二点,他们会吃一天之中的“午饭”,吃完午饭再和朋友喝顿酒,到凌晨五六点再入睡。“太闲了,赚钱好像又很容易。”在背包客眼中,这就是华强北的神奇之处。你永远都饿不死,好像怎样都可以赚到钱。然后你享受这种过程,变得越来越懒。到后来你发现这原来是个温室,你不走出来就会被扼杀掉。危机来得很快。从2020年下半年你开始,有人就已经明显察觉到水货市场的衰落。淘宝、京东等平台加大力度打击水货iPhone,明文要求商品中不得出现“港版、美版、有锁”等非中国大陆版本的描述,加之拼多多百亿补贴凶猛,直接把新机的价格打到华强北价格以下,打断了一些人的财路。网络图片在老背包客看来,衰落迹象比2020来得更早。二手手机保有量每年都在增加,许多档口和店铺已经可以实现回收旧机和二次出售的自给自足。随着找靓机、爱回收等互联网平台的崛起,背包客的作用被大大削弱。生意还是能做,但就是已经卖不动了。今年的缉私风波直接给了这个行业致命一击。现实是,十个背包客里,能做成规模最多只有一个。绝大多数慕名而来的低学历年轻人,都挤在华强北附近10平米不到的单间里,背包客的收入能让他们过上暂时吃喝不愁的日子,但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判断未来。在大厦倾倒的时候,成为最先被淘汰掉的一批人。但要做大,就意味着投资和亏钱,后者并非常人所能承受。有人尝试过做实体店,一把亏掉了三百万;有人想玩更大,花六七位数囤货,但遇上查货全部被收缴;有人曾经转型做档口,自己跑到香港去看货,但提完回来发现是一批烂货,几十万资金打水漂。“去工厂里打工,一个月只赚六七千,这叫钱。在华强北,一个月轻轻松松两三万,这不叫钱,赚个两三百万,这也不叫钱。”阿强说。许多人像阿强一样,高峰期常常欠A的钱、拿B的货,再欠B的钱,拿C的货,ABCDEFG一直欠下去,如果跟档口老板熟一点,就可以晚一点再还,拿去搞另一批货。大家靠着这种规则逐渐做大,但一旦外版机遭到封锁,好日子就结束了。一批货卖不出去,还不了A的钱,后面几位很快就会接连暴雷。最近,背包客间流传,有些同行已经有几个月没看到了,大家心里都明白,他们跑路了,等到钱疏通了才会回来,或者再也不回来。仍然有无数年轻人向往这里。今年5月,背包客小得和朋友在抖音上发了一个视频,讲述背包客的入门技巧和收入情况。这条视频最终有一千多万播放量,有几百个人因此加他微信,请他带自己入行,他点了无数个通过好友的申请,点到最后手都麻了。但这已经不是一条好的出路。小得问了这些人两个问题:“第一,你有没有稳定的客户?第二,你有多少资金?三五十万?现在你那五十万能买到的货都还装不下一个背包。”背包客的去路为了摸索新的财路,背包客走向了两端,留下或者离开。水货来源被断掉之后,大部分背包客都和阿强一样回老家了。一些人说要先休息一阵,一些人则直接开始考察起了新的生意。阿强说,尽管他们在华强北吃得很开,但回家发现自己除了倒腾手机以外,好像什么也干不了。等疫情平稳后,他可能会在老家开一家手机店。整个华强北都在退租,飞扬时代大厦的四楼也已经人去楼空。水货的生意不是没有,但已经转移阵地了。为了避风头,许多背包客的群也解散了。还留在华强北的一部分背包客,开始卖起了国行、资源机和权益机(不提供保修的官方机器),尽管利润空间比以前收窄了很多,出货量也很难比肩大博主,但暂时还能维持基本生计。“做背包客,认知格局很重要。”阿强说,很多头部背包客在几年前就已经意识到要转型,而他们才是能在风波过后活下来的人。大帅就是其中之一。2015年,他开了一家名为鸿漾科技的公司,做维修、回收、销售的生意,还玩起了抖音号,现在已经是75万粉丝的数码博主,每条视频均赞上万,还开辟了自己的配件品牌UPKU。在背包客群体中,很少有人没听过大帅这两个字。当然,大帅也亏钱了。查货风波导致他一年的营业额从九位数直接砍半,但在生意场上浮浮沉沉的他心态已经十分稳定。“做公司不像背包客,有时候你一年都看不到钱,但我逼自己一定要斩断那种躺赚的想法。一定要斩断,一定要走出那个围城,才会有新的出路。”观龙也早就意识到,背包客这一行干不长久。2019年,他参与创办中天潮购并成为主理人,同样经营手机销售、回收和维修,后来中天潮购赶上了视频的潮流,向MCN转型,成为从华强北崛起的最成功品牌之一。玩法彻底变了。现在背包客的饭局,聊天频率更高的词是抖音、快手、直播、坑位费、GMV。大帅觉得,现在要是还有人觉得在微信发几条朋友圈就能做好一个背包客,那就太天真了。“每个平台的规则和打法是什么,怎么看电商平台的数据分析图,怎么拉客源,怎么当一个好销售,如果这些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真别再卖手机了。”不过,能做到头部的少之又少。阿强也曾尝试过做短视频,但他不知道如何写出更吸引人的文案,也搞不清楚抖音上投流那一套玩法。发了几个播放量不过百的视频后,他放弃了。“我们这种小人物,永远玩不过资本的。”他预计,未来二手手机行业一定会走向正规化、公司化。对赤手空拳的年轻人来说,这条路已经彻底封死了。阿强记得,以前华强北地标赛格大厦有一块巨大的LED显示屏,那上面记载了每日进出华强北商圈的人流量,最高峰时期达到了一百多万。这是老华强北人的共同记忆,那时人头攒动,遍地捡钱。但现在早已今非昔比。不过,华强北永远不缺金钱和幻想。前几天路过地下停车场的时候,阿强又看到了几辆崭新的劳斯莱斯。说到这里,他露出了苦笑的表情:“就好像觉得,是不是还可以继续做梦啊?”(应采访对象要求,阿强和陈枫为化名)

人人学急救 急救为人人

人人学急救 急救为人人
近日,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急诊医学科在门诊大厅举行以“常态疫情生活防范意外伤病”为主题的健康科普宣教活动,宣传“急救白金十分钟”,普及急救知识和技能。数位医护人员现场演示了心肺复苏、AED操作和婴儿气道异物梗阻急救法等急救方法,配以生动的讲解,让在场群众对各种急救措施有了更深了解,收获颇丰。周慧芳 温亚摄